您所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院内要闻
新闻资讯
     
院内要闻

中医对癌症的认知

来源: http://www.bdcrbyy.cn/ynyw/n999.html       作者:      添加时间:2020-09-07


 

“癌症”又被称为恶性肿瘤,其病因病机主要就在于“正虚邪实”,“ 正虚”、“ 邪实”二者并存、互为因果,即:肿瘤的发生、发展以“人身之本”正气虚损为条件,而以“病邪之本”癌毒侵袭为本病发生的根本,二者缺一不可。

恶性肿瘤必有其特征性的邪毒致病,才会发生,故专称为“癌毒”。癌毒是在人身之本——即正气亏虚或失调的基础上,通过各种内外因素激化而成的。“癌毒”一旦蕴育而成,即始终推动本病的发生、发展,贯穿疾病始终。


 

“癌毒”性属火热,火热之邪蕴积于局部则使血脉驰纵贲张,气血汇集于此不易消散,气血津液并归之,热毒在气血津液汇聚基础上,进一步凝炼气血津液,使得津液凝结而为痰浊,血液凝结而为瘀血,气机运行不畅而为气滞。气滞、血瘀、痰浊郁结又可化热,助火而生毒,火毒乃在凝聚气血津液而成坚核的基础上进一步蒸灼血肉,使晚期肿瘤根蒂深入肌肉的同时,又有局部血肉溃败,质地糟腐,触碰易出血,溃烂成疡而形成“翻花”之状。

“扶正祛邪”法是恶性肿瘤的根本大法。

1)早期是以热毒内蕴为主要病机的,盖热毒蕴生,煎灼气血,气机乖乱,血液运行不畅,遂化为瘀血,瘀血阻滞脉络,气血不行,血阻、气滞于局部不能散去,“气有余便生火”,瘀郁化热,逐渐化火生毒,毒热渐渐加重,遂致局部焮肿疼痛,甚至寒热往来,治宜活血解毒、去瘀通脉。

2)在疾病中期,热毒渐盛,煎熬精血、津液,凝结成块,进而腐血败肉,溃烂于里,形似“脓肿”,又热毒属火,火性炎上,热毒顺势由里向外、向上熏蒸,“脓肿”遂破溃而出,渗流血水,

其状颇似疡科之病变,但由于癌毒内结,其预后远较一般溃疡为差。此时癌毒是由里向外溃散,腐血败肉,故宜“因势利导”,治以拔毒抗癌,祛腐生肌之法。

3)在疾病中晚期,由于气血虚衰,不能抗癌祛毒,生长肌肉,营血耗损,故而全身消瘦,营养差,局部破溃反难收口。故重在补气养血,扶助正气,适当配伍祛邪之品。

不过,临床上恶性肿瘤的诊治有时很难区分早、中、晚期,尤其大多数患者就诊时已属中晚期,具体条件和个人状况均具有较大差异,故上述治法不宜孤立和机械地看待,而应有机融合在一起,根据病人具体情况具体分析,合理搭配,做到优化组合,优势互补,以达至最佳疗效。

肿瘤之于病人,“肿瘤”是标,“病人”是本;癌毒之相对于人体正气而言,“癌毒”是为标,“气血”是为本。治疗恶性肿瘤最理想的境界是“去肿瘤而不伤病人”,“拔癌毒而不伤气血”。但是,恶性肿瘤之侵袭机体,不伤正气,不耗气血,无损于阴阳,不碍于性命是不符合其进展规律的,这也是其生物学特性所决定了的。如若任其发展,正邪纷争的结果往往就是邪胜而正退,邪盛而正亡。因此,欲要根除恶性肿瘤,就必须要完全截断、扭转这一进程,在目前来看还难以彻底实现。当前的姑息疗法,主要是试图延缓这一进程,使患者尽量带瘤生存而得以人尽天年,就算达到治疗目的了。


 

相较而言,西医善于救其急,中医善于济其缓,故中西医两者相结合则可“济缓救急”。尽管在中医学理论上强调“养正积自消”,但从临床实践效果来看,即便是以扶正为主,消补结合,亦很难做到真正消除肿瘤,往往是“带瘤生存”的多一些,肿瘤完全消除的少之又少。这就说明单纯依靠中医传统疗法,“癌毒”这种邪气是较难完全予以祛除的;因此,总结中西医以及正、反两个方面的经验教训,就说明在当前医疗条件下,手术治疗对恶性肿瘤的预后改善还是很重要的,其作用有时甚至是其他疗法无法替代的。如能在中医“扶正祛邪”理论指导下,更加合理地选用各种术式治疗,术后配合中医药调理气血,生肌长肉,促进收口等,则更有利于患者恢复,治疗方案也就更臻完善了。同理,对于西医的放化疗观念也是这样,因为放化疗是直接针对肿瘤病灶的,属中医“消伐”或“攻邪”之类的方法。当患者出现放、化疗毒副作用或化疗耐药时,我们应从中医角度去予以调理、减轻患者症状,缓解放化疗的毒副作用,改善肿瘤周边内环境,促进药物敏感性等,达到“扶正祛邪”,帮助患者顺利完成放化疗之目的。


 

中西医结合起来正好“扶正”、 “祛邪”两不误,可谓珠联璧合,应当各取所长,而不可厚此薄彼。尤其当恶性肿瘤程度高,进展快时,西药属“急则治其标”范畴,当果断运用,中医药辅之;而手术、放化疗后,病情处于相对缓解期,则中医药为主,必要时西医药辅之。如患者术后之调理,当以扶正为主,“调补气血、燮理阴阳”,使患者生活质量得到提高,免疫力增强,体力恢复到一定程度,可接受进一步的放化疗治疗;在化疗期间,则以“和胃止呕、健脾益肾、养血填精、对抗骨髓抑制、减毒增效”等为目的,配合中药增敏剂,抗耐药药物等治疗,可助患者顺利完成化疗;如配合放疗时,可以养阴清润之品为主,滋补肺胃肝肾,兼以清热解毒,因为放射线乃灼热之物,易于损耗人体真阴,出现放射性肺炎、咽喉炎、食管炎、肠炎、阴道炎等,均可对症施治,把副作用降至最低。放化疗完成后,病人进入相对缓解期,再以扶正为主,兼以抗癌解毒,主要用于增强体质,提高机体免疫力和抗瘤能力,廓清余毒,预防其复发、转移。对于不适于手术和放化疗的患者,包括肿瘤晚期患者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肿瘤发展,减轻临床症状,提高生活质量,延长生存期。

总之,在恶性肿瘤的诊疗过程中,中西医应各自发挥其所长,因人、因时、因病、因势制宜,选用最为合适恰当的诊疗方案,把肿瘤及“癌毒”控制在最低限度,把机体功能发挥到极致,则肿瘤无以为害,自然可以人尽天年。